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蛮兽作画【三合一】

    今日江苏十一选五开奖:第二百八十九章 蛮兽作画【三合一】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才被女子谩骂,周围空处一片地方,张悬和小厮站在那里,本就显得特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接着所有人报价,二人却在下面嘀嘀咕咕,季墨公子看在眼里,本就有些不悦,仔细一听,居然还轻视他的作品,如何忍得住,立刻呵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和威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面对质问,这家伙会立刻道歉,没想到说出这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便找个学徒都能画出来的玩意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怒火一下窜了上来,气的脸色涨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拳头捏紧,眉毛一扬,一股力量从身上散发出来,吹得空气猎猎作响,他居然是辟穴境强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足二十就达到辟穴境,看来这个季墨公子的修炼天赋不比书画天赋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青衣小厮也没想到张悬会说出这话,脸色一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先不说季家是王城三大家族之一,就说这个季公子,身为一星书画师,受到无数人拥护,有极强的号召力,这样挑衅……不是找死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惹怒对方,被揍是轻的,很有可能被书画师公会封杀,以后就算再多钱,也买不到半幅作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公子,别意气用事,你……最好道歉,服个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情不自禁的拉了身边的青年一下,急忙传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就见身边的青年点了点头开口:“哦,说学徒能画出来,是我说错了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他认错,小厮正想松口气,听到下面的话,立刻眼皮一翻,差点没摔倒当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是对学徒的侮辱,看这幅画的水平,估计随便抓头蛮兽也作的比这个还好!还五百万,五枚金币我都不要!”张悬摆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惹事,却也不怕事,想找麻烦,开什么玩笑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方作画的时候,他连图书馆的能力都没使用,单凭见识,就看出了七、八处缺点,这种低水平的画白送都不要,还要钱……你怎么想的?

            蛮兽?五枚金币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一脸淡然,周围的人全都咬着舌头,看怪物一样的看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书画师公会,这样羞辱一位书画师,哪来的自信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气的差点吐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便抓头蛮兽都比他画的好……五枚金币都不要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不是打脸了,而是在否定他的职业能力!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这种小丑表演没啥好看的,走吧,上楼转转!”面对发怒的对方,张悬波澜不惊,转身就要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刚来天武王国没啥地位,但马上就要考核名师了,要有名师的气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真要考完,对方敢那样说话,当场抽死,也没人敢说半句废话!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名师的特权和能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名师不可辱,辱者必死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个装模作样的书画师而已,逼他买东西,强买强卖,骂上一句算是很给面子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站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这家伙让自己颜面大损,转身就想走,季墨公子面容扭曲,快要发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虽然暴怒,却没有气急败坏,深吸一口气,强压住心中的怒意,冷冷看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说的这么自信,看来对书画也一定了解极多,敢不敢和我比试一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比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你我同时作画,找人过来鉴定,谁的作品好,境界高,谁就获胜!输的,不但给赢得下跪道歉,还给我滚出书画师公会,一辈子都不能进来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目光中带着狰狞:“怎么样,敢不敢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同时作画?找人鉴定?你确定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他如此自信,张悬摇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和他比试作画也没什么,反正今天闲着无事,本就是过来考核书画师的,而且看样子,不比一场,对方肯定不会罢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不敢?”季墨公子冷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不是,而是……”张悬双手一背,满脸无奈看过来:“我怕……你会哭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咕咚!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摔了一地,一阵哑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哗啦!

    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像是在热油中滴了清水,所有人都哗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装什么装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季墨公子是正式书画师,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就敢口出狂言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和他比,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书画大师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女子全都怒目而视,一个个插着腰,恨不得把张悬活着吃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过狂的,没见过这么狂的,敢说季墨公子会哭?

    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是谁不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足二十就考核正式书画师成功,天武王城有史以来第一位,人称书画双绝,才情第一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怕他哭?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以为你是谁?

            公会会长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诸多粉丝愤怒,季墨公子也是身体一晃,差点喷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话也太噎人了吧!

            知道说的越多,气死的越快,一摆手:“那就少废话,手下见真章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完,生怕对方反悔,转头吩咐身后的一个小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吩咐,小厮转身走了出去,时间不长,两个老者大步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位是公会的程、吴副会长,二星书画宗师,由他做评判,应该没什么问题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是两位副会长,张悬看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和陆沉大师的年纪相仿,雪白的胡须,因为常年接触书画,气质高雅,特有一番韵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反正谁做评判对他来说都一样,张悬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比试?”来到跟前,程副会长眉头一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边闹出矛盾,来的时候,听小厮说了,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,居然敢和季墨争斗,还说的如此狂妄……让二人不知对方到底哪来的自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季墨公子躬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这位小兄弟,师从何处,与谁学的书画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程副会长看向张悬:“在下和周边十三国的书画大师、宗师都有些交情,说出来或许还是老相识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对书画有些兴趣,并无老师!”张悬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对书画的了解,都是看书看来的,的确没有老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兴趣?没有老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程、吴两位副会长对望了一眼,各自疑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书画一道虽然只是诸多职业中不靠前的,但没有师门传承,想要学到真材实料,还是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有些兴趣,就敢和一星书画师比试?

            是不知道书画师的厉害,还是自信过头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书画乃雅趣所为,用来比斗,有失风雅,两位真有什么口舌之争,私下解决即可,没必要比试争斗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吴副会长劝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书画是高雅的举动,用来比斗,有失文人颜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两位宗师不要劝阻,文人有以文会友,书画师也有怒斩苍穹。这家伙侮辱书画这个职业,今天不和他比出胜负,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悬还没开口,季墨公子咬牙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被这家伙说的连学徒、蛮兽都不如,今天不教训一顿,以后颜面扫地,还怎么见人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见他态度坚决,两位副会长看向张悬,见后者一脸无所谓的点头:“他想比,比就是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二人都同意比试,无法劝阻,两位副会长只好答应:“既然你们想要比试,我俩就做个评判!规矩很简单,时间为一个时辰,谁做出画的境界高,谁就获胜!相同境界,作画时间短的获胜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文无第一,按照道理,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不同,是很难裁决两幅作品优劣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,书画既然分出了境界,以这个等级做标准,就谁都挑不出毛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定下了规矩,比试的双方又都没意见,几个学徒摆出两张桌子,笔墨纸砚准备妥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画作不限种类,不限制题材,可自由发挥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二人走到位置上,吴副会长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限制题材和种类,就可以画最擅长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之前的山水图,并不是?;?,换做精通的,绝对能做出三境作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成为一星书画师,愁着没地方把名气打的更响,这家伙就冒出来,可以说,瞌睡送枕头,来的太及时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然,也不会如此小题大做,故意把事情闹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没什么意见,就直接开始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规矩说了,二人没反对,吴副会长大手一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冷哼一声,手掌一翻,毛笔出现在掌心,沾墨挥毫,再次作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次他为了赢得更漂亮,故意加了更多炫目的技巧,惹得周围再次惊叫连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说季墨公子会赢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季公子是年轻一辈天赋最高的书画师,会长都说,以后最有可能接替他的存在,怎么可能赢不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土包子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?季公子都开始作画了,那个土包子怎么连笔都没拿?该不会嘴上说的嚣张,实际上不会作画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的……居然还没动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到季墨公子泼墨挥毫,众人兴奋的议论纷纷,这才发现,要和他比试的那个青年,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脸上似乎有些扭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怎么了?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他这副模样,吴副会长看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悬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想了一下,就这样作画,把他赢了,也是以大欺小,胜之不武。既然刚才说一头蛮兽都比他画的好,请问……这里有蛮兽吗?可否借一头给我用用,放心,我让它画完……就还给你们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用一头蛮兽与……季墨公子比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尼玛,我没听错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,都像看疯子一样的看向眼前这家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蛮兽就算有一定的智慧,可相对人来说,也啥都不懂,更别说作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用蛮兽作画和一位正式书画师比试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            开啥玩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是亲耳听到,亲眼所见,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疯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甚至就算亲眼所见,都觉得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吃惊,正在作画的季墨公子更是身体一抽,头上一万头神兽飞过,差点将毛笔捏碎了扔对方脸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找个蛮兽和他比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妹,你的意思是说我不配和你比呗?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想只要逼得对方动笔,结果一出来,就能让其丢人现眼,谁知……这画才开始,就被鄙视的体无完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家伙真找了头蛮兽过来,自己输了,岂不是禽兽不如?

            赢了,也只是比禽兽厉害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尼玛!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只觉得口中含血,整个人都斯巴达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,蛮兽虽有智慧,却不会作画,你……确定,这个要求?”吴副会长也愣在原地,忍不住看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过比试提出时间太短、纸张太差、墨汁不好……诸多要求的,还从未听说过,要一头蛮兽过来的!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确定不是开玩笑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个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悬点头,一脸认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可轻松画出第五境的作品,真要考核书画师,就算不是三星,也至少二星巅峰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种书画能力,和一个刚考上一星的小家伙比,实在有些以大欺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赢了脸上也没光??!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说了一遍,又确认了一变,对方还没动静,张悬看过来:“难道……这里没有蛮兽?还是找蛮兽有些困难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书画师公会,不是驯兽公会,难不成蛮兽不太好找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困难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重点好不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重点是……蛮兽怎么可能作画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狂妄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吴副会长正不知所措,一侧的程副会长脸色一沉,大手一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沉浸在书画不知多少年,知道书画一途的难度,找一头蛮兽作画,就想赢正式书画师?

    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来他还觉得是一场龙争虎斗,没想到眼前这家伙是个妄人!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……我去找吧,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头无主的蛮兽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众人依旧呆若木鸡,青衣小厮迟疑一下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悬摆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青衣小厮急忙转身,时间不长就抱着一头蛮兽跑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与其说是蛮兽,还不如说是野兽,没有丝毫战斗力,和家养的小狗、小猫有些类似,不知道被抱过来干什么,一脸呆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接过蛮兽,张悬看了一眼,虽然觉得不太满意,但比试都开始了,也没时间挑选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试试毒师的能力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将蛮兽抱在怀里,张悬心中一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敢和对方这样打赌,说用蛮兽作画,自然不是狂妄,而是有所依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蛮兽就算驯服,也不可能严格按照人的想法做事,而想要画出一副超过第二境的作品,自然不可能寄托在这种不可控的事情上,而要绝对控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换做以前,他肯定没办法,就算是二星驯兽师也不行,但经过毒殿一行,不一样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毒殿通过十天的学习,他不光练成了毒体,更对毒的掌控达到了二星毒师的水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对天道真气了解的更多,可以让其一念变成补药,一念变成毒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要严格控制一头蛮兽,随着他的意念行动,天道真气,正是最好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伸手,一道真气沿着经脉进入怀中的蛮兽体内,精神一动,立刻分散在它全身穴道隐藏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做好准备,将蛮兽在墨池中滚了一圈,随手丢在宽大的宣纸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真让蛮兽作画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到底能做出什么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头蛮兽我也见过,一点智慧都没有,作什么画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张悬不是开玩笑,真让一个蛮兽身上沾了墨,爬到宣纸上,全都哗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蛮兽作画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赢一位真正的书画师?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哥,你是没睡醒还是开玩笑的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胡闹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程副会长脸色铁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书画是诸多职业之一,尊贵异常,居然让一只蛮兽身上沾墨画画,简直就是无理取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过一会等比试完了,就将这家伙赶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书画根本不容他这样侮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心中不悦,正怒气冲冲,就听到耳边老友吴副会长的声音响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程峰,你快看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转头就见老友,一脸目瞪口呆的看向前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眉头皱起,程峰副会长顺着看了过去,一看之下,也是一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见宣纸上的蛮兽,迟疑了一下,沿着一个方向缓慢前行,纸面上顿时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梅花印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些印记,看起来没有规律,却沿着一个直线,仿佛有一根无形的藤蔓支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啥智慧的蛮兽,被人沾上墨汁,不应该立刻逃走吗?怎么会这样一步步前行,脚印没有丝毫重复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种驯兽术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吴副会长传音在耳边响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老友的话,程峰恍然大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头蛮兽不逃走,不乱跑,反而将脚印汇成一条直线,说明在听从对方的命令,一瞬间就让一头蛮兽听话……这绝对是很高明的驯兽方法!

    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……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,是位驯兽师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就算驯服了蛮兽听话又有什么用?这些脚印走的再整齐,也不是一幅画,更别说达到录实、灵动境界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震惊,程峰还是摇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别看录实只是书画的第一境,不少学徒,甚至不少学习书画的人,没有数年,数十年功夫都达不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算驯兽师的手段能够控制蛮兽的行动又如何?

            蛮兽就是蛮兽,对画作没有感情和意识,即便控制的和木偶一样,也不可能做出有灵气的作品!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??!”吴副会长深以为然的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也在奇怪,这个家伙到底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啪嗒!

            正在疑惑,沿着宣纸前进的蛮兽,突然摔倒在地,身上沾的墨汁,立刻涂黑了一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我们多虑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来,这头蛮兽脚掌走出梅花,看起来还不错,像是一幅画,不过,这一下摔倒,立刻把整副画作糟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这幅画已经报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蛮兽怎么可能做出书画!”程峰哼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??!”吴副会长也感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摇摇头,二人不在关注这个哗众取宠的家伙,同时向季墨公子看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愧是天才,虽然刚才愤怒、生气,却丝毫没影响作画,笔墨如风,一副图画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是一株牡丹,傲然在百花丛中,带着令所有花朵都黯然的气质,宛如王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百花之王为牡丹,他这幅画,将牡丹的高洁、傲气,让群芳都低头的韵味全都画了出来,一旦完成,恐怕要直接冲击第三境,意存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程峰眼睛一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季墨的确是个好苗子,以后好好培养,我们公会弄不好将会出现一个真正的传奇人物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吴副会长也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二星书画师,对书画有极深的研究,虽然季墨公子的作品还没完全成型,但勾勒出的大概,已经可以看出一些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幅画明显要比刚才的清风山水图好的多,韵味十足,只要后面不出特别大的变故,达到意存境,板上钉钉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尽管只是最简单的意存,能在刚达到一星书画师就轻易作出,这位季墨公子的天赋,的确不是假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看,季墨公子马上完成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漂亮的牡丹,这幅图我喜欢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太美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二人感慨,季墨公子已然开始收尾,毛笔在宣纸上游动,一副娇艳欲滴的牡丹图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呼!

            手指一抖,勾勒出最后一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哗啦!

            伴随画作完成,众人仿佛进入了一个百花争艳的花园,花香扑鼻,一朵牡丹,傲然而立,给人一种艳压群芳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三境画作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达到了意存境界,厉害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季墨公子怎么可能会输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能过来买画,又能如此追捧,自然对画作有所了解,刚才没看出来,此时季墨公子完成,顿时认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意存境界的作品,就算是一星书画师,也不是每次都能作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尤其这么多人观看,还和人比试的情况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幸不辱命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将毛笔一扔,季墨公子看着自己画出的作品,也不停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勾引女孩,画花自然是最合适的,牡丹做为花中王者,他下了很大笔力练习。其他的画作,不敢保证能够进入三境,这幅图,练习了不下千次、万次,只要一出手,十之八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次也幸不辱命,达到了预期效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能让书画达到三境意存,就算一些沉浸十多年的一星书画师,都很难做到,他一个刚刚晋级的一星书画师,轻易做到,等于已经站在了不败的局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嚣张,看你能画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心中冷哼,放下自己的作品,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见那只蛮兽终于从宣纸上跳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刚才沾的墨太多,宣纸上无论蛮兽脚印踩出的梅花还是刚才摔倒留下的印记,都沾满了墨汁,现在都没干,看起来水汪汪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摔倒留下的痕迹,因为蛮兽的毛发比较坚硬,乱七八糟,啥都不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蛮兽作的画?哈哈!笑死我了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差点没将下巴笑的掉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对方这么嚣张,真能让蛮兽作出什么厉害的画作,没想到就这玩意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也叫画?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便撒点墨汁在上面,也比这个强的多吧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画的啥玩意,还跟季公子比,真是可笑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叫画作的话,我岂不也是书画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无知的家伙,过一会看你怎么下台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笑声,其他人也将目光集中过来,一个个满是不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便弄点墨汁,就叫书画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开啥玩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……画好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摆手打断众人的议论,吴副会长看向张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差不多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张悬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人注意的话,就会发现,他身体有些颤抖,脸色也有些泛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经过在毒殿的学习,他可以将天道真气一念形成毒药,一念形成补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才将一道真气留在蛮兽体内,悄悄控制,这才让蛮兽按照他的想法在纸上行动,虽只是短短十来分钟,却差不多让他耗尽了精神,全身一阵虚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还是修为太弱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感慨一声,深吸一口气,暗暗恢复体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将真气留在蛮兽体内,依靠控制变成毒药或者补药的方法,对穴道刺激,从而让蛮兽做出他想要的动作,听起来简单,实际上对心境的要求太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心境刻度达到了5.0以上,肯定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然,更重要的是,这个蛮兽级别很低,容易操控,要是换做级别高的,以他现在的实力,想都别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吴副会长露出一脸的失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还以为这家伙能弄出什么厉害的东西,没想到就这玩意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季墨公子已经完成,他这边也差不多了,我看咱们还是直接宣布结果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程峰副会长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吴副会长点点头,一指季墨公子留下的作品:“季书画师的这副牡丹,灵气涌动,意境高远,已然达到书画三境,意存的地步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完看向张悬的面前的作品:“这副图画,我没看懂,可以说……什么都不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吴副会长接着道:“所以,我的评判结果,是……季书画师获胜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观点也和吴副会长一样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程峰副会长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赢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评判宣布结果,季墨公子一声冷笑,看向张悬:“既然已经有了结果,你是自己下跪滚出去呢,还是让我打的你下跪,然后扔出书画师公会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才比试前二人已经有了赌约,输的一方下跪道歉,滚出书画师公会,永不再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现在张悬输了,怎么可能放过机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到季墨公子露出狰狞的面容,得理不饶人,两位副会长对望了一眼,想要劝阻,最后还是摇摇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外来的小子,不尊重书画,竟然用蛮兽作画,也的确该教训一顿,不然,书画师公会还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侮辱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呃?这就做出判断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调息一会,张悬这才恢复了一些体力,听到季墨公子得意的话,抬起头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两位副会长的给出了裁决,你不想承认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冷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副会长都是二星书画师,眼界自然不假,只不过……我刚才只说我的画差不多,并未说已经完成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悬摇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并未完成?你什么意思?难不成,不承认输了,还想拿起笔来,继续画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一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说是蛮兽作画,我当然不会动笔,只是这幅画,还差最后一步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张悬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一步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让蛮兽画的这个,啥玩意都不是东西,就算有最后一步又有啥用?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不用笔的情况下,难不成还能改变结果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他就是不想认输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输了不承认,还装逼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无耻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看向张悬,一个个露出了浓浓的不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怎么又装模作样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连程、吴两位副会长,也一头雾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在纸上弄出了一堆墨汁,不动用毛笔的话,再有办法也不可能变成一幅画??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一步,那好,你就完成!我倒要看看,这步完成,你还有什么话说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季墨公子冷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议论,张悬来到书画跟前,抓起宣纸的一角,轻轻一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哗啦啦!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来上面就有不少墨滴,被他一抖,立刻流淌下来,沾满了整副画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的最后一步完成了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手将宣纸放在桌子上,张悬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愣,本以为他所谓的最后一步是什么,没想到就是抖了一下纸张,全都一头雾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……你们看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正在奇怪这家伙搞什么鬼,突然,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,程峰副会长和吴副会长同时转头向宣纸看去,同时全身一震,脸色一下变得发白,眼睛瞪的滚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难以置信的声音从口中响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      //www.xhqhy.net/3/3188/5699891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