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极道天魔 > 第二百一十章 秘闻 四(感谢盟主Pinchuwu的补充打赏)

    十一选五投注网站:第二百一十章 秘闻 四(感谢盟主Pinchuwu的补充打赏)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又转而询问其余几人,荷香子此时已经和飞蝗子打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很是热闹,胜负也似乎平分秋色。但路胜却看出来,荷香子完全不是飞蝗子的对手,那家伙只是在收力,好方便将自己的得意之处利用交手展现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场上两人不断高速转圈,不时剧烈撞击几次,又迅速分开。如同高空中争斗的大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很快,大长老的询问也轮到了路胜,他被叫起来走过去靠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着缓缓走近的路胜,大长老仔细开始观察他眉心皮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因功通过不断刺激眉心,来吸收毒雾魔气,强化融入自身黑膜之力,使其得到提升。这便是无因功的特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修成第一层后,眉心会有微微的发黑迹象,这是被魔气污染所致,每个弟子都经历过这一阶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看着走近的路胜,大长老原本还有些期待的心情,却是一下淡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路胜的眉心依旧白皙,不要说发黑,就是一点黑印子都看不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以为上阳家推荐名额进来的人,或许会有一些底子,现在看来之所以这个路胜会选择元魔宗,怕也是其他学派压根就不接收他,像这样的极低浓度血脉,也许就只有自己这里才愿意收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难怪连黑膜之力都有些感应不到,没想到血脉稀薄到这个地步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失望之下,大长老也懒得询问路胜修为进度了,以免当众曝光后打击他自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解惑的,之后结束了,可以来找我解答?!彼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微楞了下,随即低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本他还打算问问,自己一下突破到无因功的第二层,会不会有些太快了。现在看来,大长老似乎早已了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下一个?!辈坏人祷?,大长老又挥手让下一人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退到一边,看着场中有些气急败坏的飞蝗子,此人心胸狭隘,正在努力表现之时,却发现大长老压根就没怎么关注他。顿时心中火气渐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铛??!

            猛然间一声巨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荷香子手腕齐根而落,血一下子撒了一地。她闷哼一声连退数步,脸色发白的看着对面飞蝗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飞蝗子胸膛起伏不定,面色微红,看着地上被自己切断的手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师妹...我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话没说下去,这种程度的测试演法,顶多就是切磋的程度。一般也是点到为止,如他这样一下将师妹的手腕切断,就算事后可以接上,也做得很过分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飞蝗子看着荷香子过去将自己手腕捡起来,按在伤处,他默默无语。又扭头看了看师傅那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面无表情,看也不看他,而是看向荷香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演法,到此为止。都散了?!彼低暌痪?,他便转身缓缓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剩下加上路胜在内,九个学派弟子面面相觑。偌大的学派地盘里,就只剩下这么几个人,给人感觉越发冷清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荷香子默默捂着手腕离开了。路胜看了眼飞蝗子,这人面色有些难看,提着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的接触下,他也看出来,飞蝗子此人心胸狭隘,戾气极重,且为人自私自利,稍有得罪就怀恨在心,想方设法都要报复。只不过平日里在大长老面前伪装得很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一时失手,对自己师妹也下这么重的手,大长老虽然没有任何神色,但没有表态,就是最大的表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淡淡看了眼眼神变换的飞蝗子,转身也朝着荷香子方向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站在祠堂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黑色灵位牌位,一层接着一层,足足排了五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座栩栩如生的老者铜像放置在最前面。分别是元魔宗的创派祖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望着众多先辈的牌位,大长老久久没有言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站在祠堂里许久,他才缓缓从袖中取出一卷绢书,暗黄色的绢书有些破旧,但表面外的元魔两个大字依旧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是原本打算传给飞蝗子的元魔秘术,但大长老在看到飞蝗子今天满是戾气的眼神时,那种潜藏在内心深处,憋屈很久,终于爆发出来的恶毒。让他终于打消了将元魔秘术今日传给他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再观察观察吧....”他叹了口气。抬头望着诸多祖师的灵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荷香子资质血脉太低,根本无法修行元魔秘术,更不用说传承下去。而除开飞蝗子之外,其余弟子有资质的修为太低,有修为的资质不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长老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他唯一的想法,就是将学派传承下去。元魔宗不能绝在自己手上,否则日后去了地下,他又有何面目面对先辈祖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铛....铛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沉重的钟声缓缓响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拉开椅子自顾自的坐下,打量着荷香子师姐的洞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木桌木椅木窗木窗,甚至墙上挂着的都是淡红木制装饰,看得出荷香子师姐很喜欢木制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荷香子正坐在桌子对面,手捂着手腕,按在伤处上,等着自愈能力长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也是拘级高手,自愈力很强,手腕断掉除了很痛之外,并没有其他后遗症。只是要长好像原先般灵活,就没那么快了,因为她的血脉浓度很低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吧师姐?!甭肥で嵘柿司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,你跟来是来安慰我吗?”荷香子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作为师弟应当做的?!甭肥さ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飞蝗子师兄,只是有些急了.....我不怪他?!焙上阕右∫⊥?,看得出她眼里确实没有任何埋怨记恨,是种很坦然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这个,养半个月就能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上次看到你对圣兵感兴趣,我顺带提醒你一句,圣兵那东西不要去指望。那压根就是消耗性武器,一般都用来镇压学派总部,只有派主才有资格调用,积累很长时间只能用一次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消耗性?不能随意使用吗?”路胜一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经也问过老师,他回答说,圣兵其实是用很多的神兵魔刃碎片,按照一定阵列组合在一起的武器。整合这些碎片,将其力量凝聚在一块,需要很长时间和精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圣兵虽然威力大,但用一次后,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积攒出第二次,否则就会爆炸,反伤自身?!焙上阕咏馐偷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是这样吗?这和真正的神兵魔刃差距也太大了吧?”路胜皱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便是?!焙上阕有α诵?,“圣兵主要是用来防守,因为威力大,所以才会形成百脉这么多的学派,不然早就合并成少数几个大学派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们学派弟子外出征伐交战,还是得靠自身实力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确实?!甭肥さ愕阃?,算是明白学派的存在方式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学派虽然繁荣,但比起世家,终归力有未逮,弱了许多?!焙上阕游⑿Φ?,“说了这么多,师姐的意思你明白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师姐是想告诫我,不要一心指望圣兵,强大自身才是正道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?!焙上阕釉扌淼牡阃?,和路胜相处交流久了,她也自然随意多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?!焙鋈凰肫鹨患?,“你的无因功修习得如何?还顺利吧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。一切顺利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呼呼....那就好,我生怕你吸收魔气的方式错了,后面赶紧赶过去,想提醒你魔气的吸收只能一次一点点,只能用眉心接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你还好,我也就放心了?!焙上阕有Φ?,“你可得千万小心,以前就有一个师兄因为没听招呼,整个脑袋都泡在魔气里,眨眼功夫就被溶掉了,现在尸体还在墓园那边摆着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面色一僵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身体哪不舒服吗?”荷香子奇怪的看了看路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......只是在想,魔气这么厉害,居然能....一下融掉师兄的头?”路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很厉害,如果你不运起无因功,用血脉力量包裹自身,贸然让血肉接触到它,这些魔气就会像尝了腥的野兽,疯狂的涌动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魔气接触血肉,就像滚油浇水,反应很大,你千万要小心。另外接触眉心的地方,顶多只允许有指甲盖那么大,多了会对你身体有害?!焙上阕幼邢覆钩涞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指甲盖那么大.....”路胜嘴角抽搐了下,他想起自己之前进入魔池,全身都泡在魔气里,心头便无比庆幸,自己没被魔气弄死,毫无疑问是靠了强横无比的阴极态肉身,以及阴阳玉鹤宝瓶气的愈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第几重血脉浓度?”荷香子又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知道她说的第几重,意思是第几代。血脉都是源自于掌兵使,掌兵使的后人,隔得越远,代数越远,自然血脉浓度就越低。因为他们不像世家,永远有着神兵魔刃不断补充血脉浓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过没等路胜回话,荷香子便自言自语又开口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也不高吧,但再低也绝对没有我低?!彼嘈α讼?,“我是第五重,也就是第五代血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六代就是彻底的寻常人了。所以我算是最低的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但就算如此,我也一直在努力,努力希望有一天,我也能成为首席?!焙上阕臃谧烂嫔?,轻轻松开手,被切断的手腕处,还能看到一条红线,但长是长到一起了。只是要彻底恢复,还需要很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忘了给你说,各个学派,都有着首席弟子,通常这些首席都是弟子中的最优秀者,是在派主不在时,能主持学派大事的重要人物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副派主?”路胜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是...”荷香子摇头,“除开派主外,其他什么副派主,长老,其实说白了,都是无法达到顶点的弟子,最终的无奈选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首席则不同,他们是未来的派主继任者,实际上就是预备派主。这需要在弟子中有极高的威望,或者是实力极强,强到能镇压一切学派反对自己的声音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首席,又被称为季学。有的大学派特别是上三重的有几个,会将首席季学取一个特定的称号,但大多数都是统称首席?!?br />
      //www.xhqhy.net/3/3136/9719564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