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-03-21
  • 火到怀疑人生!这些抖音网红款奶茶,你统统拔草了吗? 2019-03-21
  • 特不靠谱先生言而无信,翻云覆雨小人,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朝为敌了。[福尔摩斯] 2019-03-17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极道天魔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断流 二

    11选5杀一码百分百命中:第一百五十八章 断流 二

            红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林中大院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跌坐在井边,悄无声息的看着井中水流,映照出她此时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这样子很久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些时日里,每天她都会来这井边等着,期待着坊主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回来。尽管知道这不过是个奢望。但伞女依然这么做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呜.....呜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厢房里,那些孤魂野鬼又开始哭了,府邸挂着的红灯笼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十多个,且大多都是光线暗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唯一还算明亮的几个灯笼,主人却都在外面还未回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整个红坊如今就只剩伞女一个。其余根本连交流也没法交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呜呜.....呜呜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鬼哭声源源不断,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很快,哭声中隐隐有着一个细微的脚步声,正缓慢接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噗.....噗....噗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皮靴踩在厚实泥土上的闷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身子一动,轻轻侧过身看向府邸大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....冰?”她低声叫了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吱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府邸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个一身黑衣,连头也罩在兜帽里的高大人影缓缓走进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就是红坊?真有些难找啊....”这人一副男子嗓音,低沉有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活人?居然....也敢直接...找上门?”伞女愤然站起身,“小冰??!”她大叫起来。那是红坊看守府邸的一个怪异鬼物,虽然没什么灵智,但胜在实力不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冰?你是在找她吗?”黑衣人缓步走入中庭,从身后丢出一条洁白修长的女人大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??!”伞女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,惊怒交加。小冰的实力她很清楚,虽然不如她,但相差也不至于太多。而且作为此地主场的怪异,怎么也不可能一声不吭便被轻松干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眼前的事实告诉她,小冰确实没能出半点声音,就被瞬间干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想亲自来一趟红坊,一直没时间没机会?!蹦呛谟澳腥似骄驳??!罢馓说故强梢院煤霉涔?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找死??!”伞女终于按捺不住,一声尖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嗡??!

            仿佛她的尖叫声是水纹般,转眼便扩散到整个府邸上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噗噗噗噗....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厢房房门猛地冲开,一道道白色半透明的鬼影飞出,游鱼一般朝着黑影男子扑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些鬼影全都是女子面孔,面上带着哀怨,狠毒,痛苦和扭曲。都是红坊这么多年来召集的孤魂野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悬挂在房檐下的红灯笼里,也嗤嗤嗤的飞射出一道道红色火线,每一条火线的顶端,都隐约浮现女子怨毒的面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?。。?!

            尖叫声越来越多,红坊里涌出的女鬼不知道有多少。红坊这么多年积累召集的底蕴,此时一下展现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的白色鬼影铺天盖地,环绕飞舞,几乎把男子身体上下四方都包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灯笼火线则从鬼影的缝隙中钻入,弥补漏洞。只是这么一瞬间,便形成天罗地网,不可避免的绝对围攻局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手持红伞,站在外围,手中的伞面高转动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....你是什么人....都得死..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百鬼大阵就连她都不能抵挡,一旦动,不死不休,此人居然敢擅闯红坊,还杀了小冰,简直罪不可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量鬼影围绕那人疯狂转动扑击,还有火线伺机突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整个府邸都笼罩在一片呼啸鬼哭声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诡异的是,那黑影男子依旧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仿佛根本没有受到鬼影冲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透明气流,这层气流将所有撞上去的鬼影,全部灼烧得惨叫后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如今红坊的程度了吗?”男子的声音从鬼影中穿透出来?!罢娼腥耸?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??!”伞女惊怒交加,手上红伞转动得更厉害了,她陡然一声尖啸,整个人如同液体般被吸入伞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哧!

            红光一闪,红伞仿佛切割利器般,高转动着朝黑影射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面很快便到了男子身前,尖锐的伞尖如同有人握着一般,猛然一抖,便划出三点寒光落向对方头胸和下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黑影男子这次没法再无视攻势,抵挡住周围的鬼影的同时,再应付伞女这般级别的进攻,对这个状态的他也力有未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一只手,不得不急的格挡着红伞的不断刺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叮叮叮叮叮?。?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连串的金属交击声中,男子手掌撞在伞尖,居然丝毫没有血肉之躯的触感,而是坚硬无比,如同金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单手急当着红伞的攻势,两人在鬼影围攻下旁若无人剧烈交手。点点火花从两人交手处溅射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雾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陡然间红伞一个撑开,噗的一下散出大量粉色雾气,笼罩住黑影男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下伞女真身现出,纤手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雾气里,抓向男子面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在雾气中度奇快,比起之前和男子交手的度快出不止一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    猝不及防下,男子被一下抓住头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同一时间他的手掌也狠狠拍在了红伞伞面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嘭??!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猛地退后数步,她手里抓着一块遮挡面部的黑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男子右掌则缓缓冒出缕缕白烟,在伞面上留下一个清晰的手掌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唔...”男子似乎才现自己面巾被抓了下来。他伸手摸了摸脸,面颊上毫无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抬起头,看向对面的伞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意思....”他咧嘴一笑,露出白森森的尖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此时也怔怔的抓着黑巾,手里的红伞因为恐惧而剧烈颤抖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....是你....?。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....是我?!甭肥ばζ鹄??!霸谒コ敲患?,所以我专程过来找你了啊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唰!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猛地将伞一转,整个人急朝后飞射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她逃出多远,一只青灰色的大手猛然抓住她右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别走啊。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这里的啊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身上黑光红光连续震颤了数次,居然也没能挣脱大手,她回头一看,刚刚还眉清目秀的路胜,此时正在急的膨胀扭曲变化着。大量的肉瘤和肌肉在他身上蠕动膨胀,他的四肢疯狂变大变巨,就连最丑陋的怪物妖魔也不会如此狰狞可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?。。?!”伞女猛地尖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数鬼影在她身后飞扑下来,尖叫着冲向路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路胜已经迅变成了一个身高近五米的巨大怪物。额生牛角,大量肌肉的堆砌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畸形,上身巨大,而双腿显得矮小粗短,背后鼓起两个肉瘤一样的肌肉块,已经完全没了人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轰?。?!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量的鬼影撞在他身前,仿佛撞上了一层透明的防护层,纷纷被炽热高压的赤极九煞功内气弹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些弱一点的鬼影当即还在半空就被活活点燃烧死。强一些的试图回旋飞再撞,被路胜随手一巴掌,当场炸开数十条鬼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比他高大的巨型身躯,眼前的这些鬼影几乎和苍蝇飞虫一样,围着他飞来飞去,毫不起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弱,太弱了!”他一把握住伞女的右腿,将其高高倒提在自己面前?!澳芨嫠呶?,你在双鹰城的时候,都看到了什么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疯狂的挣扎着,身上虚影不断闪动,试图分出分身逃离,可惜这里是红坊总部,她压根就没想过会有人直接闯进门,一时大意之下,也没提前分出分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此时再想逃脱,就难如登天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....樱樱??!”她全身力量疯狂鼓动,但对于如今阴阳液化后的路胜而言,根本毫无效果。红伞锋利的边缘在他皮肤上切割,也只是打磨出不少火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是叫樱樱?真是个好名字?!甭肥にα怂ι∨?,“你的分身呢?这次怎么没看到了?”他扭头左右看了看,确定没有看到其他伞女分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量鬼影了疯似的冲向他,然后飞蛾扑火一样不断被赤极九煞功的内气点燃,然后燃烧化为飞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灯笼里的火线也围绕他猛扑,可惜一样被赤极九煞功的护体血网挡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求你....放过....樱樱....嘤嘤...”伞女挣扎了一阵,再也忍不住,终于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哭的声音,和你的名字好像啊?!甭肥て奈缕娴慕涮岬阶约貉矍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晃了晃,伞女顿时被打断哭声,稍稍停一下。似乎是因为结巴,她需要停歇一会儿才能继续哭。然后路胜如同现好玩的一样,又晃一晃。伞女又被打断停下来,又能安静一会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重复,路胜提着伞女在红坊里开始到处转悠,不时的晃一晃手里的伞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接近五米的身躯随便走几步,都能震得整个府邸微微颤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原本和他势均力敌的对手,此时在他手里像条小铃铛般,毫无抵抗之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有什么我能用的宝贝吗?”路胜走到府邸最大的正中间卧房门前,伸手扯掉房门,像是扯掉连在墙上的小纸片一样,轻轻一撕就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伞女被倒提着,裙子下垂,用伞遮住自己下半身,被问话也一声不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这时才注意到,她因为将红伞垂了下来,终于露出了伞下的真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张楚楚可怜,又带着一点柔弱,一点苍白的漂亮面孔??瓷先ツ昙筒还?。瓜子脸,樱桃小嘴,眼泪汪汪,仿佛随时可能哭出来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....不要..吃樱樱...嘻呜..”一紧张,伞女就开始结巴起来,语无伦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吃你?”路胜奇怪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坊主....坊主姐姐....”伞女继续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又晃了晃,哭声顿时停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我是不想这么早来红坊的,但谁叫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暂时留着伞女没杀她,不过是为了调查情报,同时验证一下自己在闭关时产生的一个猜想。反正赤极九煞功的恐怖阳性力量,瞬间就能烧死对方。阴阳平衡后,他的度也大增,远不是之前那般笨拙,也不惧对方逃离。

      //www.xhqhy.net/3/3136/9150926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-03-21
  • 火到怀疑人生!这些抖音网红款奶茶,你统统拔草了吗? 2019-03-21
  • 特不靠谱先生言而无信,翻云覆雨小人,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朝为敌了。[福尔摩斯] 2019-03-17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