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极道天魔 > 第二十一章 上路 三

    体彩11选5输钱:第二十一章 上路 三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急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接过包袱,低声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早点去吧,过阵子城里可能会乱一阵,不过别担心,我一切都已经打点好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全安朝路胜露出一个让他放心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点头,也不废话,带着小巧一起,收拾了几件衣服,便悄悄从侧门坐上马车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坐在马车内,路胜透过一丝缝隙望着渐渐远离的路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心头总有些莫名的沉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大公子,您真要去沿山城?那么远。咱们什么时候才回得来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担心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笑了笑,没回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黑色马车和周围其余街上的马车差不多,看起来破旧得有些年头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车身上也没标路府的记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离开城中心区域,朝着正大门驶去,马车中途还被路过巡逻的卫队拦住问了几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掀开一丝车帘,看到外面一队队的城卫军分成很多小队伍,带着不少临时组织的农兵小队,在街面上四处巡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扫了眼窗外路过的一个尖尖的建筑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忽然路胜伸手拍了下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马车顿时往左一拐,进了一条相对狭窄一些的小街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车子的速度也因此降低了不少,很快便停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拉住小巧掀开车帘走下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胜哥,等你好久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胖乎乎的面孔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诶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顿时惊讶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你要的地方我已经准备好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低声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马车再度缓缓驶出小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和小巧在这条小街上又换了一辆马车,缓缓朝城外驶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出了城,在距离黑风岭还有几里路的一片乱石山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一小片绿色树林,里面还有小溪流水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马车停在这片小树林面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先下车来,左右看了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里了,我以前小时候花钱搞的一个秘密据点,暂时先给你用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带着小巧下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谢啦,胖子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兄弟,说这些作甚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认真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附近周围不少地方都没人烟,最近的一个地方是我郑家的一处庄子,我已经安排好了,每日会送一些吃食到这树林来,就放在小屋院子外的地方。你们自己取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又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小心些,这里距离黑风岭不远,虽然管道上又官军把守,不会有大问题,但偶尔会有野狼山猫绕过来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城里的消息,你记得随时通知我,或者和吃食一起送过来也行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叮嘱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三人一路走进小树林,深入几十米后,便看到一条银带般的小溪,顺着乱石山山壁流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溪在树林之间的草丛石块中,形成一条清澈见底的漂亮水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林子里叽叽喳喳,各种鸟类繁多,树木上,草地上,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烟活动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越过小溪,便看到深处靠近山壁的位置,有一栋精致的小木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白色的木头一根根垒起来,像是搭积木一样搭成了这个外表简单的白木木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屋边上还有一块小小的园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小声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还带了两个贴身的侍卫,都是从小培养,绝对忠诚的类型。也不担心他们会说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辛苦你了,你回去继续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也急匆匆的带着一行人迅速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开始招呼小巧收拾小木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木屋内粮食干肉都有,还放了一些新鲜的蔬果。显然是才拿来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我们难道就在这里一直住下去?不去沿山城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到现在还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去还是要去,不过那是以后,现在暂时先在这里住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随口回答了几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收拾屋子收拾到了下午,天色快黑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点了油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黄蒙蒙的灯光在漆黑的木屋里,显得孤零和昏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站在院子里,仰头望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天空一片阴沉黑暗,月亮和星星都被遮掩住,看不到一点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的油灯灯光透射出一丝黄光,照在院子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片院子便成了整个树林最明亮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站在院落中,隔着栅栏往外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树林里一片漆黑,不时有未知的声响动来动去,一晃而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反手握住腰间悬挂的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郑显贵要给他安排侍卫的,被他拒绝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住在这里的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着院子外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木,路胜关上院落木门,转身去关木屋窗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窗户有两层,里面是纸糊的窗纸,外面还有一层厚实的硬木头实心窗,作为阻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把外面那层木窗关上,里面的光亮便只能从一丝丝缝隙看到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推门进了屋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正在铺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床,上边铺了不少的木片和干谷草,再在上边铺席子,之后才是棉垫之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双眼水汪汪的,脸颊羞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您要是想休息了,先让小巧给您暖被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路胜无语?!昂竺婊褂行〈?,你自己去睡就行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巧看起来就和十二三岁的幼女差不多,实在让他有种犯罪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....”小巧顿时羞得不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荒郊野外的,就只有她和公子两个人在一起,还是在这么小的一个木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换衣服还是洗澡之类,都避不开对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要真发生点什么事,也很正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惜公子似乎还没这个心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各自洗漱后,小巧在路胜的催促下,提前睡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小床,其实就放在木屋内侧,用木板隔了一层。大床小床之间只隔了一层手掌粗的木墙,中间靠布帘遮住的一扇小门联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真要发生什么事,也就是一念之间而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现在的心思却没放在这方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早早的睡下,集中精神又练了一会儿黑煞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小巧出去取了送来在院门口的菜肴食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吃过早饭,路胜打了一套破心掌,便继续练黑煞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早上的时间除了偶尔小巧出去在院子里转转,其余都一片安静,路胜完全用来练黑煞功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中午吃过饭,则是练黑虎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晚上天黑前,路胜看了看食盒里夹杂的纸条,确定没有特别的消息,便很早睡下,睡前又练两个多时辰的黑煞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循环重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路胜和小巧在小树林里,一住就是半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黑煞功却依旧没有半点动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按理说,按照典籍上的记录,和实际的武学常识,半个月都没气感,正常人都会放弃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若是内功适合自己的话,只需几天就能产生气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路胜知道,黑煞功很有可能是没了总纲图的失传内功,当初端木婉也提到过这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多坚持了这么久。没想到还是没动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在路胜都快要放弃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丝异样的气感,终于在一次练黑煞功时出现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天阴沉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正午时分,空气里也透着一丝阴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树林里一片黯淡,平日里的鸟叫也没了力气,只有偶尔才能听到一两声叫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手持长刀,缓缓在院子里演练燕子追风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的速度不快,只是在练招式的精准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他似乎是在练刀,实际上路胜一直主要的注意力,还在黑煞功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唰唰唰!

            连续三刀斜斜削出后,路胜收刀,正准备如同往常一样,收拾了进屋吃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料最后一刀刚刚出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丝灼热发烫的气流,如同丝线一般,在后背两肾处一闪即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动作猛地定住,再度小心翼翼的仔细感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慢慢运气黑煞功的观想路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顿时那种灼热发烫感再次闪过,位置依旧是在他双肾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....气感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心头大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苦练了这么多天,搞得他都在怀疑自己拿到的黑煞功到底是不是真的内功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苦尽甘来,这一下的内气引动,终于让他心头一块大石狠狠着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趁着气感在,赶紧提升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二话不说,趁热打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深蓝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心头默念、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色修改器的方框迅速浮现在他眼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点下修改按钮,方框猛地一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的方框果然和之前不同,这次在武学的最下面,多了一个黑煞功的字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‘黑煞功:未入门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几个字,但看在路胜眼里,心头的喜意快要压抑不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他几乎找不到更好提升方法的现在,黑煞功几乎是他唯一的希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否则他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外界不知名的异常和威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修改黑煞功,提升一层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的意念刚刚传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黑煞功状态中的未入门,便猛地一跳,变成了入门状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轰?。?!

    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同时间,路胜看到状态变化的瞬间,他体内五脏六腑猛地狠狠一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股巨大的热流凭空出现在他体内,蛮横的开始循着十数条经脉狠狠窜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热流滚烫而烧灼,像是一条火焰在路胜体内流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原地,脸色急速涨红,浑身皮肤跟着红起来,像是煮熟了的虾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汗水大量的顺着全身毛孔渗出,然后化为白气,缓缓蒸腾。

      //www.xhqhy.net/3/3136/6541574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