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-03-21
  • 火到怀疑人生!这些抖音网红款奶茶,你统统拔草了吗? 2019-03-21
  • 特不靠谱先生言而无信,翻云覆雨小人,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朝为敌了。[福尔摩斯] 2019-03-17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极道天魔 >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交易 一

    体彩11选五选号技巧: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交易 一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走出小区没多久,王若静紧跟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,还去另一边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?!甭肥さ阃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王于民的言行,其实已经表现出轻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新家庭和旧家庭,孰轻孰重一目了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是想去你妈妈那边的话.....我想你已经不用走了?!蓖跞艟捕僮〗挪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也脚步一顿?;赝房此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王若静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咖啡厅边上的玻璃窗里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,正远远站起身,朝着路胜这边望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提前打了电话,她很早就等在这里了?!蓖跞艟菜仕始??!霸谀憷粗?,我一直在和她聊关于你的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一眼便认出了老妇人的身份,他从得到的资料上看到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方正是王木的亲生母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相比他平凡普通的父亲王于民,这个母亲的一生要稍显曲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尽管她现在也已经重组了家庭,但和王于民不同,她新生的一个儿子,半途夭折了。后来因为意外,她和现在的丈夫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她唯一的儿子,就是王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远远望着王木母亲忐忑还有些不安的面容。沉默了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既然来了,就一起聊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王若静连忙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俩人一前一后缓缓走进咖啡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顺着过道来到王木母亲桌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静静....你....你们来了啊..!?”王木母亲是个穿戴有些贵气的老妇人,看起来比王于民生活更好些。就是显得有些苍老?;蛐硎钦庑┠甑纳钜补貌皇呛芎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和王若静坐下,各自点了杯咖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三人静静坐着,王木母手抱着咖啡杯,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年....你还好吧?”她低声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....”路胜点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王木的母亲周晔,自从分家后,便一直过得不如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尽管她的第二任丈夫金钱方面很宽裕。但没有子嗣,一直是她心头最大的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周晔端起咖啡,凝视着的路胜,有种凝视年轻时的第一任丈夫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,还愿意和我一起么?”周晔低声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来确认一下,有些东西?!甭肥て降??!拔也幌M乙院蠛蠡?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后悔?”周晔愣了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不再开口,只是端起咖啡抿了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三人都是沉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是完全不知道该和周晔说什么。虽然是王木的生母,但问题不是他路胜的生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.....这一切都是我的错...”周晔低下头,忍不住垂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,为什么我们会离婚,为什么,后来王于民会完全不认你...其实都是我的错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仔细说着,渐渐将一件尘封多年的往事,真相大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原来当年,她和王于民原本婚姻生活美满,日子富足,也算不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后来,她外出见网友,在一次意外中,酒醉情迷,和人发生了关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之后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,被王于民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后来又正巧周晔怀孕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婚姻面前维持了一阵后,孩子生下来了。终于,婚姻彻底维持不下去,两人宣布离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尽管有基因鉴定,孩子确实是自己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王于民就是觉得妻子不干净了。这个孩子就算是自己的,其中一部分基因也很有可能会含着其他人的部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后来,两人离婚,都因为这个原因,而不想要孩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王于民是认为孩子脏,而周晔是认为孩子就是王于民的,她呆在身边,看着就像王于民,心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于是当初两人便都不要王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也导致王木小时候的童年非常难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件事说出来,真相浮出水面,周晔也是抱着赎罪的心态,夹杂着自己没有子嗣的期望,希望王木能回心转意,和她一起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了,我的第二任....前几年去世了....只留下我一个人...他又没什么亲戚....”周晔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低头低声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情况我大概了解了,就这样吧今天?!甭肥せ夯赫酒鹕?,“我现在也已经独立成年了,要再回到以前一起,说出来也不现实。给大家一点时间考虑和适应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也看穿了王于民和周晔两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,其实本质上都是十分自私的性格。否则当年就不会故意丢下几岁大的小孩,各自分开结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王于民不认他,周晔想要认他,其实都是再度为了自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难怪王木原本会养成那般怪异孤僻的个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理会哭哭啼啼的周晔,路胜走出咖啡厅时,外面天色也已经到正午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秋冬时节的阳光清冷而平淡,就和他刚刚经历的王木的亲情一样,没有温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路胜还是按下手机快捷拨号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两声等待音后,电话通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?”魏韩冬的声音从对面传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安排名额吧,王于民和周晔....”路胜顿了顿,回头看了眼咖啡厅里还站着,隔着玻璃看着自己的周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都预留给他们位置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连同现在的家庭全部成员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师傅,您多保重?!蔽汉采晕⒘私庖恍┩跄镜那榭?,此时低声安慰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挂断电话,这个安排,就算是还了这两人的生育之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以后,就各过各的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回过头,大步朝着远处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身后王若静赶紧跟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现在要去哪?”她急匆匆的跟得有些费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事?”路胜看看她,减缓速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,就是问问....”王若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王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周阿姨....是真心想和你相认的,你能不能给她点时间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又忍不住劝导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为她好?!甭肥さ??!拔曳沽看?,她养不起我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哈??”王若静不明白这个和饭量大有什么关系。就算饭量再大,周晔阿姨现在可是名符其实的富婆,资产几千万的主儿,还养不起一个大胃王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周阿姨还算有钱的,应该不至于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这家店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忽然顿足,指了指街边的一家门面很大的面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天要吃十家这种店?!甭肥ざ乱痪浠?,转身缓步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?。。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王若静呆了呆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市区,这么一家店面,至少要值几百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天吃十家?那就是好几千万???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其实没说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吃的东西,全部是高浓度的营养液和营养块。纯论价值,一天几千万消耗还真不是吹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他,他麾下的核心弟子,现在练到高境界的,食量也消耗极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般家庭根本负担不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们吃的营养液,对于一般人而言,喝下去胃部都会被灼烧穿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浓度太高了。酸碱度也对应的提升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来,王若静赶紧朝着远处的路胜追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刚跑近一些,就看到路胜回过身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麻烦你了。我还有事,就不送你回家了。有什么麻烦,可以直接打我电话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诶...!!?”王若静还想说什么,就看到路胜朝后摆摆手,手里摸出钥匙按了按,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大车顿时嘟嘟响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定睛一看,那哪里是什么大车,这根本就是辆重型装甲车??!车顶还有着两个刚卸掉的导弹发射架!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”王若静嘴巴张大,全程呆呆的目送着路胜嘭的上车,开着渐行渐远,脑子一直处于懵圈状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处理好家里的事,路胜回到总堂,也接到了一个新的请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白郡城在外收购鳞石企业的过程里,遇到一个颇为难缠的对手。因为他现在是负责正规途径的商业收购,按照路胜的安排,是要尽量的保证遵纪守法的前提下,完成每一次收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白郡城一直都遵循着这个原则,用着庞大无比的九命堂黑白灰三条道的人脉和资金,正正经经的收购别人的矿产企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次,他确实遇到对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方是矿云集团的董事会主席,兼任总经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和白郡城你来我往争斗几个回合后,对方都能借用各种手段,勉强维持不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这位矿云集团的女强人,提出一个无偿献出自身鳞石矿业部分的交换要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要见路胜,希望能用鳞石产业作为筹码,和王木合作一笔生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路胜也是颇为好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从白郡城这里,他了解到,这个女强人名叫白颂碟。是个年纪才二十六岁的天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她在数月前,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大学女生,爱好钢琴,喜欢跑步,相貌出众,还在为以后离开倍加星去外星求学而做准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结果才几个月时间,她就摇身一变,成了一家大型矿业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决定见一面这个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因为,按照这个人的档案,她其实和苏芩这类主神小队的人,非常相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方处心积虑,拿出这么大的好处,就为了见自己一面,路胜有理由相信,这女人绝对是有某种特殊的目的和手段。想从自己这里达成某个目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对于这些主神小队的人,他其实也十分感兴趣。

      //www.xhqhy.net/3/3136/17462565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-03-21
  • 火到怀疑人生!这些抖音网红款奶茶,你统统拔草了吗? 2019-03-21
  • 特不靠谱先生言而无信,翻云覆雨小人,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朝为敌了。[福尔摩斯] 2019-03-17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