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老衲要还俗 > 第1160章 丧子的痛,勇者的血

    山东十一选五:第1160章 丧子的痛,勇者的血

      方正笑道:“那我得好好尝尝了?!?br />
      看到方正不介意,还兴致勃勃的样子,吉祥和吉寒这才松了口气,似乎生怕怠慢了方正这个客人似的。

      对此,方正十分满意,有的时候,菜是什么不重要,心意最重要。

      不过这磨豆腐一入口,方正就竖起了大拇指,味道是原始的味道,豆花香而已。但是正是这种原始的香,反倒是在外面的世界很难吃到了。

      拉枯族的主食也是米饭,不过吉寒早上做的是粥,方正也不知道吉寒放了什么,粥是绿色的,粘稠状,但是喝起来很香。再配上一些酸酸的小萝卜头,那萝卜只有拇指大小,洁白如玉,吃起来脆脆的,酸酸的,十分开胃。

      其他的菜方正没吃,尤其是那一盘鸡肉,里面全是辣椒,方正看着就默念阿弥陀佛了。

      吉祥看方正那怕怕的样子,抿嘴笑道:“常丰哥,在我们拉枯族,其实什么菜都离不开辣椒的。不过我看你昨天晚上就没吃辣椒,所以就弄了点没放辣椒的,没想到你真的不吃……”

      吉寒一听,惊讶的道:“不吃辣椒?没有辣椒的日子怎么过???这饭也吃不下啊?!?br />
      方正道:“华夏的菜,酸甜苦辣咸臭都有,各种口味都有人爱。不吃辣,也不奇怪。到是你们拉枯族似乎很能吃辣啊?!?br />
      吉寒嘿嘿笑道:“铁大叔说过,拉枯族的辣子,汉人的油。意思就是,对于拉枯族来说,辣椒就和汉人的油一样。不放辣椒,没法吃饭?!?br />
      方正听完,啧啧称奇,同时也为华夏多民族的文化,感到骄傲。貌似,任何一个民族拿出来,他们的文化,都有自己的特点,都能够点亮这个世界的一角。

      不过听到铁大叔三个字,方正又想起了那一袋子钱,以及李熹,原本的好点的心情,也荡然全无。

      方正不吭声,兄妹两也没怎么说话了,一顿饭吃的飞快,方正收拾了东西,终究还是去找铁大叔了。

      “是常丰啊,怎么有空来我这坐了?”铁大叔一大早就在鼓捣他的风炉,铁大叔不姓铁,姓李。拉枯族姓氏,方正也不知道。铁大叔的外号,是因为他是村子里唯一的铁匠,由此而来的。不过随着铁大叔年龄越来越大,也挥不动铁锤了,再加上,外面卖的农具又便宜,又好用,所以他也就不打铁具卖钱了。

      但是干了一辈子的手艺,铁大叔还是不舍得放下,每天鼓捣鼓捣风箱,摸摸铁锤,也算是打发时间。

      方正道:“铁大叔,我认识李熹?!?br />
      铁大叔一愣,随后笑道:“原来是熹子的朋友??!我就说我看你怎么这么有眼缘呢,来,快过来坐。跟我说说熹子在外面咋样了,好久没给家里带个信了?!?br />
      铁大叔正说着话呢,屋子里跑出一个小丫头,小丫头梳着羊角辫,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。小丫头一来,就抱着铁大叔的腿,然后带着点怕怕的看着方正。

      方正对她微微一笑,她吓的直接躲到铁大叔身后去了。

      接着房间里走出一名女子,女子笑道:“妞子,快回来,不要打扰爷爷和客人说话?!?br />
      妞子不走,女子跑过来,对着方正歉意的笑了笑,抱起妞子去隔壁玩去了。

      看着走出去的母女,方正的心更沉重了。他知道,这里的拉枯族不同于外面的拉枯族,外面的拉枯族已经有了自己的经济体系,无论是旅游,还是其他,都能够和其他民族平起平坐。

      但是这里的拉枯族,他们还过着祖先传下来的生活。但是随着年轻人的外流,他们已经无法继续狩猎。不少人家,其实还是靠着外出打工的族人养家。

      铁大叔家,李熹就是家庭支柱,如今家庭支柱倒了,这家……

      “熹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铁大叔终究是过来人,年龄虽然大了,但是脑子并不老。见方正迟迟不说话,犹豫的样子,已经猜到了几分。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严肃,严肃中带着深深的担忧。

      方正点点头道:“嗯……”

      然后方正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当他从铁大叔家走出来的时候,眼中只剩下铁大叔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,瞬间散去神采,剩下的是一片苦涩!没有泪水,没有哭天抢地的哭声,但是那无声的眼神,却让方正更加难受。

      就在这时,李熹的妻子抱着妞子回来了,笑着和方正打招呼,并且邀请方正去她们家吃晚饭。方正苦涩的婉拒了,对方一脸的疑惑。

      但是没多久,铁大叔家就传来了悲痛的哭声,那哭声撕碎了拉枯族的宁静,哭的所有人的心都跟着疼。

      “常大哥,李大哥他?”吉寒跑进方正的房间,一脸不敢置信的问道。

      方正点点头。

      吉寒和吉祥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,吉祥哭道:“怎么可能?李大哥那么好的人,去年还给我吃蛋糕呢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    方正没说话,悲剧已经上演,他在思考,如何能够让这悲剧不再上演!

      这一天,整个寨子都是一片死寂……

      直到入夜,方正忽然听到了外面传来芦笙的声音,声音很小,小的普通人几乎听不到。但是方正的耳力何等的厉害,听的清清楚楚。

      方正推门而出,顺着声音的方向找了过去,走进一片竹林,方正看到一名白发老人坐在那,对着东北方吹着芦笙,仿佛在呼唤什么……

      方正凑近一看,这一头白发的老人,赫然是铁大叔!

      铁大叔,竟然一白天之间,所有的头发都白了!脸上的皱纹,也如同刀斧劈过一般,深的让人心疼!

      他闭着眼睛,吹着芦笙,方正能够感受到他的痛苦,他的思念,但是更多的则是一种呼唤!

      方正下意识的想要开启一梦黄粱,让铁大叔在梦中见到他的儿子,圆了他的梦。但是抬手的瞬间,方正放下了……梦中就是梦,若不能放下,梦过后,是更多的痛苦。

      当然,方正可以让李熹以托梦的方式,哄老人……但是之后呢?

      最重要的是,方正在芦笙的音律中,不仅仅听到了伤痛,还有一种精神,一种勇敢,无畏,坚强的精神!

      //www.xhqhy.net/1/1566/14672770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