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
  • 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> 牧神记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神医斗法

    11选5害我输得倾家荡产:第二百六十九章 神医斗法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师弟对我似乎颇有防备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笑道:“你我虽是师兄弟,但却不曾见过面,原应该亲近才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放下手臂,他对这位小毒王有所耳闻,听太后娘娘提及过,药师爷爷割面退隐大墟,便与此人有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是药师最为得意的弟子,但是却背叛了药师,将玉面郎君就是毒王的事情捅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玉面郎君和毒王是江湖中的两个人,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绝世俊美男子,高大,英俊,神武,待人和气如春风,处处留情,不沾花惹草花草自来。任何人对他都是爱慕,倾慕,即便是男子也往往是羡慕他却很难恨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毒王则是青面獠牙,下手狠毒,恶名在外,曾经毒杀了不知多少高手,还曾经灭掉了一个鼎鼎有名的大派,将那个正道门派所有人毒死,无论鸡犬统统不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道门和大雷音寺,也有不少得道的道人和高僧也死于他的毒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毒王的修为不高,但是本事却是极高,无论毒还是蛊虫都达到最顶尖的造诣,正魔两道曾经屡次围剿,教主级的存在都出动了几位,但还是无法拿下他,反倒中毒死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毒王带着青面獠牙的面具,无人知道他的真面目,直到被他的弟子小毒王捅了出来,世人才知毒王就是风流满天下的玉面郎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身份败露导致的后果很是复杂,有些人要杀他,有些女子则争夺他,如太后娘娘这般有权势的女子也加入争夺,导致药师不得不将自己的脸割下,抛弃一切感情,躲入了大墟,下半生不敢踏出大墟半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小毒王的日子也并不好过,太后娘娘等女将气撒在他的头上,四处追杀,小毒王也被逼得差点躲入大墟,好在被国师收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于药师的经历,秦牧只是听闻,不知道实情如何,但他也知道小毒王继承了药师的毒,在用毒上的造诣已经直追药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笑道:“教主,朕这次请来你和小毒王,是因为两位都是玉面毒王的弟子,你们一个精通用毒,一个精通治疗,双管齐下,说不得可以治愈朕与国师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露出笑容:“遵旨。我也想看看师兄的手艺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检查皇帝的伤,查看秦牧这段时间给皇帝治疗的效果,脸上的疙瘩越显得恐怖,笑眯眯道:“你的手艺很不错,一夜便解开了千机毒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则在检查延康国师,回到京城之后便是小毒王在为国师治疗伤势,淡然道:“你也很不错,千机毒用的很巧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手腕处的一个个疙瘩突然啵啵破开,从疙瘩里爬出一些透明的小蜘蛛,这些小蜘蛛喷出蛛丝,唰唰黏在延丰帝的眉心,然后顺着蛛丝竟然爬入延丰帝的眉心中,钻进他的灵胎神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并没有想毒死她。以我的手段,毒死一位教主也并不麻烦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悠然道:“不管是什么教的教主,毒死他们对我来说都不麻烦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眉头也不抬,双眼中多出两重天,以青霄天眼查看延康国师的伤势:“就算你毒死她的肉身,我也能将她的魂魄留住,解毒之后将她救活。而且教主也不是你说毒便可以毒死,身为教主,想弄死你根本无需与你照面。尤其是魔教,有一千种手段让你死得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,等到师兄哪天横死在臭水沟里时,你便会明白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”小毒王面目狰狞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?!鼻啬列Φ孟窕ǘ谎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延丰帝和延康国师都有些心惊胆战,这两人见面,话语间争锋,杀意也越来越盛!

            灵毓秀眨眼,目光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,觉得场面有些失控的趋势,笑道:“小毒王,秦教主,治伤要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康国师咳嗽一声,延丰帝也咳嗽一声,道:“毓秀,你先下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灵毓秀称是,退出这座大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脸上的疙瘩炸开,一只只像鱼儿一样的虫子飞出来,钻入延丰帝其他神藏中,检查其他神藏的伤势,道:“你还不错,将陛下神藏中的隐疾去掉了,陛下肉身和魂魄上的伤也完全好了,只可惜你医术有限,治不了神藏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将延康国师体内的那些神的神通残余看在眼底,只见小毒王用毒物化功灵丝缠绕那些神通残余,试图用毒丝将这些神通残余消磨干净,这些毒丝有化功的作用,将别人的神通甚至元气修为化去,只是对付神的神通收效甚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毒功臻至化境,已经到了形神兼备的境地,这化功灵丝用的很是巧妙。但还可以再上一层楼?!鼻啬廖⑿Φ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目光再次对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头皮麻,这二人若是斗法起来,只怕会在他们身上用毒用药!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康国师道:“两位都是神医,师出同门,是否有了解决之道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连忙道:“陛下的伤,我已经有了几分把握。陛下神藏破灭,臣可以取一活人神藏,嫁接到陛下身上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皱眉:“有多大把握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迟疑,瞥了秦牧一眼,道:“臣善于用毒,把握有多大就不好说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道:“国师的伤仅仅用化功灵丝无法解决,主要原因还在于神的神通残留太强。我以为当寻来几十位教主级强者,合力镇住这些神通残留,让国师可以调动自己的修为,炼化神通残留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康国师摇头道:“延康国境内倒是有几十位教主级强者,但是很难每个人都为我所用。两位神医,你们一个用毒一个用药,或许可以互补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看了小毒王一眼,小毒王也在向他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师父玉面毒王,医毒双绝,可以用医术壮大毒术,也可以用毒术壮大医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道:“你能将我的毒壮大多少倍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冷冷道:“这就要看师兄的毒性有多烈了。我可以用药给陛下大补元气,提升陛下生机,让陛下的生机和元气自我治疗神藏之伤,你的毒到底有多烈,是否可以将我的药中的元气和生机提升三五十倍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要多烈便有多烈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冷冷道:“我怕你的补药承受不了我的剧毒!我给国师炼化神通残留,需要将化功灵丝的毒性提升三五十倍,方能化掉神的神通残留。毒性强到这一步,神都可以毒死,都可以被化成骷髅。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咬牙:“可以一试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只只毒虫从延丰帝的体内爬出来,又钻入小毒王脸上和手上的疙瘩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炼不出来这样的药,我毒死你?!彼俸傩Φ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脸色淡然:“你若是用错了毒,我会向皇帝保你性命,将你带回大墟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脸色大变,冷哼一声,提笔写下一连串毒药名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也写下一副丹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请人抓药!”两人各自把笔扔了,默坐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和延康国师面面相觑,这两人脾气大得很,怎么看都不像是打算给他们治病疗伤的样子,反而像是要要他们的命一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咳嗽一声,唤来候在殿外的几位太医,道:“抓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几位太医连忙带着丹方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下的药很猛啊?!毙《就跄Φ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不理会他,过了许久,太医终于将他们所需要的毒药补药统统弄来,秦牧立刻动手,提炼药力,霸体三丹功催动,时而化作牛人身的荧惑星君,时而化作虎人身的太白星君,又化作辰星君,岁星君,镇星君,身形变化,元气变化,将各种药力培炼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小毒王则用毒药养虫,让毒虫吃了剧毒之物,再用毒虫炼制毒丹,又用毒丹喂毒虫,如此反复在三,最后养出一只漆黑红眼的大蜘蛛,周身的毒气竟然凝而不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这边取出了几枚种子,竟然在殿内种花,将种子种在炼成的灵丹上,用造化地元功让花草汲取灵丹药力,不过多时花草生长开放结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又采需要的灵果或者根茎,再次培炼,反复在三,最后将堆积成山的药材炼成了七粒灵丹药丸和一粒红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将药丸收起,看向小毒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则将那只大蜘蛛炼死,炼成了一串几乎看不见的灵丝,和一小瓶毒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秦牧将红丸抛给小毒王,小毒王将毒液抛给秦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柔声道:“陛下,该吃药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心惊肉跳,看着秦牧的那七粒灵丹和一瓶毒液,道:“爱卿,这毒性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毒性很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瞥了小毒王一眼:“倘若陛下驾崩了,臣会为陛下报仇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康国师也看着面前的红丸和蛛丝有些迟疑,小毒王道:“国师放心,包好,包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身形化作一道影子钻入延丰帝的神藏之中,七枚灵丹放入延丰帝的七个神藏之中,每一枚灵丹上都滴了几滴毒液,然后抽身便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将灵丝打入延康国师体内,用手抽了抽,从延康国师的口中抽出一根蛛丝,将蛛丝种在红丸中,然后将红丸塞入国师嘴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延丰帝体内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,突然全身毛疯长,骨骼也在疯长,一瞬间两条腿便长了一大截,裤子也掩不住,脑袋也变大了,满脸胡须像是杂草一般向外嗤嗤生长,满头的头四面八方延伸而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腿毛,胸毛,寒毛,一根根粗壮无比,将龙袍也撕碎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延丰帝便长成一个十多丈的巨人,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半边大殿里全是毛,将这个皇帝淹没在茂密的丛林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毒有点猛啊师兄?!鼻啬裂劢翘颂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延康国师周身突然涌出透明的蛛丝,从眼耳口鼻中冒了出来,甚至连皮肤毛孔中也有不少蛛丝冒出,将他缠得如同一个大粽子,裹得结结实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毒王面色凝重:“你的药未免太补了一些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互看一眼,各自提笔再写丹方,然后扔笔,想等着皇帝叫人去抓药,这时才想起来皇帝被毛淹没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只得咳嗽一声,唤来殿外的太医将两张丹方拿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殿外候着的太医心惊胆战,只见一根根粗大的毛从殿内向外蔓延,已经爬满了台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过了不久,太医抓药回来,秦牧立刻再度培炼,小毒王也连忙养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秦牧抽出两把杀猪刀,一路砍断不知多少毛,千辛万苦才找到皇帝,将药送服。另一边小毒王脸上的疙瘩破开,一只只毒虫带着炼好的药钻入蚕茧中,送入国师体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糟糕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各自观察,脸色都有些铁青:“好像有些君臣失调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皇帝那边毛虽然不再生长,但却又毒素涌了出来,而国师这边开始毛生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二人慌忙捡起笔,再写丹方。

      //www.xhqhy.net/0/234/12620143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山东11选五任三推荐 www.xhqhy.net。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xhqhy.net
  • 全方位布局!这一领域未来对浙江经济增长贡献率将超50% 2018-11-26
  • 专家:便血是结直肠癌常见症状 应高度重视及时检查 2018-11-26
  • 辽宁日报社社长、总编辑丁宗皓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8-11-26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8-11-26